吳陳鳳蘭(子宮頸癌、鼻咽癌)-舞出神采的快樂天使

記得農曆年前5天,大家回家等過年,我卻在醫院等宣告,xxx妳確定是第4期的癌症,當時我心如刀割一般,使我整個人都失去信心與活力,為什麼癌症會找上我呢?不停的哭到自己沒有力氣才停下來。民國95年時因為眼睛周圍長了一顆東西,加上眼睛看東西愈來愈模糊、耳朵聽不見偶爾也有類似黃蜂的叫聲,因此到醫院去檢查。沒想到醫生卻告訴我得了鼻咽癌,當下我完全崩潰大哭、六神無主,無法接受自己的病情,根本聽不進去醫師說的任何話,那時的我只是一直在想著我要怎麼辦。腦中不斷浮現是否要接受治療,但一想到我的父母和孫女,我就告訴自己不能就這樣離開人世。我是我爸媽的養女,他們當時已經八十幾歲了,且只有我一個小孩,我常在想,如果他們當初沒有收養我的話,我現在都不知道是過怎樣的生活,因此我決定不能讓父母承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加上我的孫女,我孫女是一個單親家庭,我還需要照顧她,就這樣我決定要勇敢地接受治療。

當時已接近農曆新年,我回娘家時告訴我的父母,因為工作的關係,我被派到新加坡出差,長達一年的時間不能回家;另外當時我有開班授課教導學生跳舞,我也告訴我的學生,我要出國休息一年的時間,當時我只告訴我的副班長,我罹患了癌症,我要去治療,副班長看我用笑笑的表情跟他講,還罵我說我是不是瘋子,如果真的罹患癌症後還可能會這樣笑嘻嘻的嗎?!當時我忍不住眼淚掉了下來,這時副班長才相信我說的是事實,事實上我是想利用這一年的時間去接受治療,不想家人及學生擔心。

當時醫師告訴我因為腫瘤生長的位置太靠近眼睛了,害怕開刀會影響到視力,所以不能接受手術,只能用鼻燒、電療和化療的方式治療。當時我聽到需要接受這些治療,其實心裡非常的害怕,感到很恐懼,但一想到父母、孫女後還是勇敢地接受治療,並且告訴自己我必須活下去。我總共接受了6次化療、48次電療,另外還有鼻燒,在接受治療的過程中,老實說我都好想放棄治療,想就這樣結束生命,化療的嘔吐讓我極度的不舒服,每當想放棄治療時,先生便會在一旁鼓勵我,我就會鼓起勇氣告訴自己,我必須為了他們努力,就這樣,我開始邊吐邊喝安素,儘管胃口不好,儘管嘔吐讓我真的很不舒服,但家人是我最大的動力,我要咬緊牙根撐下去!當我治療到一半的時候,大概是第30次電療時,有一天在開車的途中聽到了廣播電台,當時我記得是晚上六點多,天色已漸漸暗了下來,電台的主播說到了:請大家深呼一口氣,並且說「我滿足了」,當時心想自己罹患了這麼重的疾病,怎麼說我滿足了,但我還是照著電台主播的方法,做了一遍,深呼吸並且吐一口氣,然後說我滿足了,說完時發現自己的嘴角是上揚的,想到自己身邊還有家人的陪伴,我真的覺得自己滿足了。

在治療的過程中,我加入醫師的研究計畫,成為徐正龍醫師的研究對象,所以在治療的過程中我並沒有使用任何的偏方,或接受其他療法,完全遵照醫師指示,在治療的過程中產生了一些副作用,最嚴重的就是嘔吐,每每吐出綠色的膽汁,就覺得極度的不舒服,但家人、丈夫、兒女、孫女及學生給了我很多的鼓勵和支持,家人們為了我輪流向公司請假在家照顧我,孫女放學回家也都會問候我:阿嬤,你有沒有比較好一點?雖然她對疾病可能還不懂,但簡單的一句話卻讓我感到無比的溫暖,學生們知道我做電療皮膚會很痛,他們時常準備新鮮的蘆薈,經過一連串的處理然後冰在冰箱裡再拿到家裡給我用;另外我丈夫在我生病期間一直在旁陪伴我、照顧我,到處打聽罹患癌症的人應該多補充什麼,然後細心的準備給我吃,雖然知道他很辛苦,但在生病期間我還是忍不住時常對他發脾氣,他總是能夠體諒我的心情和感受,因此這一路上走過來,我要感謝的人非常的多,包括醫師、學生、兒女、孫女和丈夫,尤其是丈夫,我現在時常會在家和老公肩並肩地一起看電視、喝喝小酒,對著他說:老公你辛苦了,謝謝你~ 而我老公也時常對我說:老婆妳才辛苦了,謝謝妳~

在生病之前我就已經加入了志工的行列,而在病後我也持續投入志工,現在的我每個禮拜都會到醫院當志工,週二在住院中心協助病友填寫資料及方向指引、週五在癌症資源中心教導病友和家屬製作手工藝,使病友及家屬在等待門診的時間不至於太過緊張,在這過程中我會與病友們一起聊天、分享經驗、彼此加油打氣,這讓我感到很開心;另外我抽空教導學生一起跳舞,感覺日子過得非常的充實,也認識了許多的朋友,因此我覺得罹患癌症後讓我人生改變最大的是自己變得更「快樂」了。



版權所有: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行政院衛生署醫字第86033641號 Email:5aday@canceraway.org.tw
台北總會:105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16號5樓之2 [地圖] 電話:02-8787-9907 傳真:02-8787-9222
高雄分會:807高雄市三民區九如二路150號9樓之一[地圖] 電話:07-311-9137 傳真:07-311-9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