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興國(口腔癌)-向陽,看見雲端處的曙光

我是一名口腔癌末期的患者。

其實,我早就有預感,因為我從十幾歲起,就開始嚼檳榔。我很早就是一口爛牙,還為此裝了三次假牙,甚至異想天開,直接用「三秒膠」將假牙黏住。我一直到八年前,嘴裡凹了一個小洞,因為每天不停的咬而造成牙齒鬆動,但卻也懶得去醫院,甚至吃飯時嘴巴不斷流血,還是不肯去看醫生,最後被家人押進了醫院。我是經過21小時的手術才醒過來,醒來時,臉上不僅插滿了大大小小的管子,我的下排牙齒和淋巴也都被拿掉,那面貌變形的模樣連自己看到,也被給嚇傻了!

口腔癌手術完的我,因為只能吃流質的食物,太太每天都打新鮮的果菜汁為我補充營養,而我太太家的人,對我更是好得沒話說,我的食物都是丈母娘煮好,打成流質給我喝。而說到我那幫死忠兼換帖、經常借車、借錢的「兄弟」,自從我生病後,是一個也不見人影、各個避之唯恐不及;反而是原本已經想帶著孩子離開的老婆,卻寸步不離的留在我身邊照顧我。但即使有這麼體貼的照料,我的體重還是在短短幾個月,由原本105公斤,一下子掉到75公斤,當然生病也波擊到我的「事業」,讓整個家幾乎陷入了困境。這時太太只有低著頭到處的求援、借錢,一路求回到娘家,而她在工廠的倉管的工作月薪也只有兩萬多元,根本不足以支付即將面臨的窘境。即使如此,開刀完在病床上我依舊在用藥。罹病前的我,曾為了賣藥時的約定,在寒風細雨之下將正在發燒的2歲兒子與太太拋在自家樓下;也曾因為藥癮的發作可以在岳父的生日宴中突然的離席,因為買賣之間的不愉快而押人、砍人、開槍,當下完全是為了滿足自己身、心理的空虛。而且,當時的我可以不管當下的情況有多窘迫,卻還是拉不回毒品對我的誘惑。兩年後,我又被抓進新店戒治所,太太依舊無怨無悔的來看我。在我離開新店戒治所的當天,我沒想到一踏出鐵門,就看到我太太站在那等著我,這像我們這樣陷入毒海的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支持。我想,如果當天在門口接我的是「兄弟」,我肯定就不會有今天。我深深的記得那天,我和我太太一起去接我們的孩子,然後我們一家人一起去慶祝。當天我們三人到一家吃到飽的餐廳去慶祝,沒想到才花了一千多元就讓我們三個人撐到吃不下;也因為這份團圓的喜慶,讓我更增強戒毒的決心。如今算算,已經是八年多的日子了。雖然這八年對我而言,生活上遇到的困難,每天依舊像生活在槍林彈雨之中;但每當我的心魔再起,我就會很自然地想起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我的妻子和我的兒子。說實在的,我真的很感謝自己生了這場病,因為就是不知道甚麼時候又會復發,所以讓我更珍惜我現在所擁有的每一個與家人相處的時刻,並盡力彌補過去我所帶給他們的傷害。我把我努力工作所賺得的每分錢,都交給太太支配,雖然有時仍有入不敷出的情況,但看到她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我覺得再多的辛苦也值得了。現在回想起來,我真的是很慚愧,還好有一個忠誠的妻子,一直無怨無悔的堅持在我的身邊,也用他的青春換回了我的良知!幸好,感謝這場病,讓被毒品束縛的我,終於有了更深層的醒悟。

記得,當我步出新店戒治所的那天起,我懷抱的是帶著一顆重新出發的心,去準備迎接我的新生命;但現實畢竟是殘酷的,像我這樣一個顏面損傷的癌症病人又領著中度殘障手冊的更生人,也沒有任何一技之長,就想走進社會,並讓家人開始重新的接納我,真的談何容易。剛開始的幾個月,我幾乎沒有放棄過任何一個謀職管道,但每次都石沉大海,而且每找一次工作,就面臨一次的打擊,心理的挫折、家人的不信任眼光,所堆疊出來無以言喻的痛,每天都在啃食著我。憑良心說,我每天都想放棄自己再走回頭路;所幸,我的家人還是願意一再地給我機會。而我自己也不時謙虛地反省自己,是不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或許人家並不是因為我有一張殘缺的臉,而不要我;而是因為我的江湖氣息太重,不自覺地從言語中透露出來某些話語,會讓那些正常人的人感到懼怕。當我有了這層體驗後,我開始學習如何放下身段,並仔細的從周遭的朋友身上去學習、去揣摩。漸漸地,我發現,原來真正的我和一般人沒兩樣,每天都得為工作而努力,努力的去給家人好的生活。因為我的病,醫院主動幫我通報到陽光基金會,當我還在醫院時,就有陽光的社工來關懷我,出院後,社工還持續來關懷探望我,連我進了戒治所,她也沒放棄關心我,不僅寫信來鼓勵我,還常和我太太聯絡,支持協助、給她溫暖。後來,陽光社工在知道我極度沮喪、一直找不到工作的情況下,他們邀請我去上志工培訓班的課程,藉著心理重建自己,進而幫助一些跟我有相同遭遇的人,也讓我更產生自信。就這樣,我在陽光基金會擔任了將近一年多的半志工工作,也因此開啟了我人生的第一扇窗。常常我會到各級單位、學校、醫院擔任志工工作,並用我的生命故事分享,去激勵與我同樣的病友,為生命的尊嚴而努力,並告訴所有健康的人,生命的是如此的美好,如何在生活中找到自己的出口。新生活的那段日子,我為了孩子與家庭,期待自己能遠離口癌的疾病所苦,我想和兒子一起吃飯,我不想終生都只能喝流質,因此我更積極地練習吞嚥、復健,後來練就了沒有牙齒還能吃便當、嘴雞腿的本領,每個認識我的口癌病人都萬分佩服我,這也讓我在宣導時更具鼓舞別人的力量!

上台宣導,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生活可以過得如此的豐富且有意義。但長久下來,一場800元的宣導講師費,是不夠我的日常開銷,於是我只能咬緊牙,另找出路。在陽光社工的協助下,終於有一家便當店願意用我,老闆要我在捷運站出口發他們的海報,每小時150元,還提供中餐免費吃到飽。這份薪水是比原來宣導志工來的高,但是要我拋頭露面的去發傳單,我實在拉不下臉,我的內心真的很掙扎,一個聲音告訴我說:「臧興國啊、臧興國!你怎麼會把自己落到這步田地?以前那些意氣風發,開進口車的你到哪裡去了呢?」可是另一個聲音又告訴我:「一定要去,一定要勇敢的踏出這一步!」我終於克服了第一關!但邊發海報的同時,我的內心又開始交戰;可是我很快的就會想到:「不做,不是連飯都沒得吃了,別再胡思亂想了!我知道如果我再不去做改變的話,別人又怎麼能看到我的努力呢?」就這樣,我每天兢兢業業的做了快一個月的發海報工作,直到我遇見了之前公司的老板。他是我從小一塊長大的好友,他知道我吸毒、知道我得了口腔癌,也看得出我很願意改變自己,於是就讓我去他公司上班,他原本只要我做些雜活,例如掃掃地的,每個月就有3萬可拿。但好強的我,就是不願意白白地接受憐憫,竟意氣用事的主動爭取外出送貨員的工作。薪水不變,但卻是一份每天得搬送重達7、8噸以上的影印紙,並將它們運送到各處出賣勞力和體力的工作。然而,畢竟年紀也大了!身體的病又折損了不少的體力,加上之前的長期施打毒品,讓我常常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我的信念依舊使我咬緊牙撐了過來。半年以後,我的老闆意外的主動加我的薪,到三萬五,也讓我逐漸找回自信,與別人對我的肯定。我每天都為很多事感恩,感恩能遇到我這位朋友,也認真的把這份工作當作我人生最後的一次機會。說實在的,之前,每當看到那些坐辦公桌的人,我心裡都會想,有什麼了不起的;但是自從我會反省和覺察之後,我反而換了一個心境,我真的很感激他們,因為有他們的叫貨,才能成就我今天的工作。只是很不幸,在四年前的某一天,我在工作中因搬運不慎而滑倒受傷把腿摔斷了,這一躺,就是兩個半月沒工作,雖然可以請公傷假,但根據勞保的規定,月薪只能拿到三分之一,換言之一萬元都不到,但我們還是東湊西省的度了過來,在過年前,我又挺著腰,重新回到了工作崗位。而我的客戶對我都很好,知道我受傷,都搶著幫我搬運、卸貨;而我的老闆,在那一年的過年,還發給了我四萬元的年終獎金。這是我人生的第一筆獎金,當手中握著這筆錢時,我的內心很是感概與激動,想想我已經是一個將近50歲的人了,卻才第一次領到這樣的工作獎金。我用這份獎金,包了紅包給我的一些長輩們。其中有一個是我太太的阿姨,她過去曾幫助過我,如今,看到她生活有些困難,我也大方的包了一個紅包給她。我至今都不能忘記他們眼中所閃燦著愉悅的眼神,因為它告訴我一件事,我做到了!我終於做到了!

現在的我服務於「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這因為過去在陽光基金會宣導時,曾到監所演講戒檳的心路歷程,同是服務更生人他們,對我的生命故事與表達能力極為欣賞,因此邀我到他們基金會工作。我在這樣的工作裡積極投入基金會推動的校園反毒工作,也在此工作之際讓我深感自己的學識不足,無法在正軌的教育體系中幫助到這些青年學子們,所以我重新的拾回放下了近30年的書本參加了空中大學的社會福利系進修課程來增強我的專業知識,在學習中找到個案的真正需要,現在仍繼續在空大中修習,我也期勉我自己要以先修專科再來拿到學士的資格,在今年也順利拿到專科畢業(社會福利系),進而再攻讀碩士,這是在空大中看到許多同僚努力令我鼓舞的地方,也是這股力量讓我一直堅持下去,也因為這樣的努力讓單位肯定我的向學心,很幸運的在去年經由新店戒治所的推薦得到了第13屆法務部舉辦的「旭青獎」,並榮獲總統的接見與副總統的頒獎,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是榮耀、可以自我掌控的!終於我不再受毒品的捆綁與束縛,我也不害怕癌症的攪擾,我堅信這份遲來的幸福會一直讓我保守到未來。

現在的我,每天最期望的是假期快快到來,我可以帶著太太和小孩一同去騎腳踏車。如果問我,現在什麼是我最幸福的事?我會說我最幸福的事就是帶著我的太太和小孩,一起去騎腳踏車。我可以邊騎著車、邊看著兒子在前面騎腳踏車的背影;我也可以在後面追他。等到我和我兒子騎累回來,就可以看到一旁有一個傻傻的女人,在幫我們兩個人擦汗。好多次,只要想到這一幕,我就會感動得流下淚,這時我才真正的知道這就是我所要追求既熟悉而又陌生的幸福。



版權所有: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行政院衛生署醫字第86033641號 Email:5aday@canceraway.org.tw
台北總會:105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16號5樓之2 [地圖] 電話:02-8787-9907 傳真:02-8787-9222
高雄分會:807高雄市三民區九如二路150號9樓之一[地圖] 電話:07-311-9137 傳真:07-311-9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