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肝癌的標靶藥物治療

淺談肝癌的標靶藥物治療

文/台北榮民總醫院輸血醫學科主任 邱宗傑

  肝細胞癌(俗稱肝癌),依據行政院衛生署民國九十六年的統計,佔國人十大癌症死因的第二位。肝癌的篩檢可讓一些罹患早期肝癌的病人獲得根除性治療如外科手術切除、肝移植、以及經皮治療如酒精注射或熱頻治療等方法,而達到可能治癒的期望。然對於一些晚期肝癌且具有血管內侵犯、肝外轉移或發生癌症相關症候群的病人,目前並沒有公認有效的第一線治療方式。

  雖然,doxorubicin使用於此類病人治療可以達到10%的部份緩解,但病人在接受治療後卻沒有存活的優勢,而且具有治療相關的併發症。至於,一些免疫治療、體內放療、藥物如Tamoxifen或抗男性賀爾蒙藥劑,並未能証實具有治療療效,一些抑制新生血管藥物,如Thaldidomide已被證實可以抑制部份肝癌細胞的生長和降低血中胎兒蛋白的濃度,但臨床上是否可以有效的控制病情和延長病人的生存,尚待進一步證實;另一種口服CAI藥劑可降低腫瘤大小及轉移腫瘤內的血管容積,已在進行第二期以上的臨床試驗;拜耳藥廠所研發的sorafenib為一小分子量的藥物,可以抑制RAF/MEK/ERK分子路徑及與血管生成作用的TK受體而抑制癌細胞的生長,而sorafenib則除了是serine/threonine kinase-Raf-1的抑制劑外,尚可作用在B-Raf、tyrosine kinases等的受體如VEGFR-2, PDGFR, Flt-3 和c-KIT。sorafenib在第一、二期的臨床試驗的報告指出具療效,在西方國家所進行的第三期臨床試驗的分析顯示可有效的改善病人的症狀、延長病人的無病存活,在亞洲地區如台灣、韓國、中國大陸等地所進行的第三期臨床試驗也已經結束,結果證實sorafenib可以有效延長病人的存活。至於羅氏藥廠的avastin為一人類化的抗VEGF單株抗體,除了可以直接抑制血管的新生作用外,更可以降低腫瘤內的血液灌注量、血管容積、腫瘤組織內的血管密度、腫瘤組織間質壓力和循環內的存活內皮及其早期細胞,而增加化學治療的療效,已被衛生單位核准使用於大腸直腸癌病人合併化學治療的使用上,其在肝癌的治療使用方面,國內曾經進行avastin合併xeloda的臨床試驗研究,可惜成績不理想。

   羅氏藥廠的另一標靶藥劑-Tarceva對於肝癌的療效方面,在實驗室內的研究,以Tarceva檢測肝癌細胞株發現可明顯的抑制細胞株的生長,其抑制的效果明顯的見於與化學藥物的合併上,目前國內正針對avastin合併tarceva對於晚期肝癌進行相關的臨床試驗,成效如何尚須等待。

  Torisel是哺乳類rapamycin kinase標靶(mTOR)的抑制劑,掌管細胞生長及增生訊息傳遞,可在細胞受到缺氧壓力時反應增加,作用機制與細胞內富饒蛋白質FKBP-12結合而形成複合物,達到抑制及癱瘓mTOR的訊息,而抑制調節細胞周期及血管增生的進展。目前Torisel被核准使用於腎細胞癌病人的治療,其在第一期及第二期的臨床試驗已知可延長一些經細胞激素治療無效的轉移性腎細胞癌病人的生存期,而第三期的臨床試驗也證實Torisel對轉移性腎細胞癌具有療效,至於其對肝癌病人的治療,目前並沒有資料指出具有療效。

  Sutent屬於多重kinase,包括血管內皮生長因子接受器、幹細胞因子接受器、血小板生長因子接受器等的抑制劑,可阻斷癌細胞增生的訊息傳遞,使得細胞生長分化被阻止或減緩。目前被核准使用在胃腸道基質細胞瘤及晚期腎細胞癌,使用方式為一天一次,每六週連續服用四週後休息二週,一些早期的研究指出本藥對肝癌細胞具有抑制生長的作用但實際臨床效用如何尚待進一步探討,目前此藥在國內正進行晚期肝癌的第三期臨床試驗,希望不久的將來,一些標靶藥物如腎標靶藥能對晚期肝癌病人的治療上有一些突破性的發展。



版權所有: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行政院衛生署醫字第86033641號 Email:5aday@canceraway.org.tw
台北總會:105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16號5樓之2 [地圖] 電話:02-8787-9907 傳真:02-8787-9222
高雄分會:807高雄市三民區九如二路150號9樓之一[地圖] 電話:07-311-9137 傳真:07-311-9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