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戲 戲如人生-王小棣找出與癌共存之道

人生如戲 戲如人生-王小棣找出與癌共存之道

擅長用鏡頭說故事的王小棣導演,最能真實呈現小市民的心聲,當時還在拍攝《大醫院小醫師》的戲劇時,小棣導演得知自己罹患了乳癌,即使如此,喜歡說故事的小棣導演,不僅重新調適生活、學習與癌共存,這次更想要將自己的故事說給大家聽……


從事戲劇這一門工作,是我這一輩子最開心的選擇,雖然這份工作會使我的生活日夜顛倒、無法好好的吃飯、獲得充足的休 息…,但我仍甘之如貽,並享受著這份工作所帶來的成就與樂趣。但也或許因為這樣的工作性質,及本身對身體警訊的忽視,我的健康已在無形之間亮起了紅燈,而 我卻還不自知…。

不是我,那會是誰?

大約是10年前,那時還在拍攝《大醫院小醫師》的戲劇,剛好遇上颱風天難得忙裏偷閒放了一天假,正要輕輕鬆鬆的沐浴 時,赫然發現在右邊的胸部上摸到了一個硬塊,剎那間,一個不妙的念頭浮現在腦海中,雖然很鎮定的告訴自己無論結果為何都一定要坦然的接受面對,但心中仍會 不時的坦忑不安。隔天在家人的陪同下到了醫院做進一步檢查,隨著結果報告出爐,我的心情就像是跌落了谷底,我罹患了”乳癌二期”。

返家的路上,我不斷地問自己”為什麼會是我”? ”罹患乳癌這件事簡直讓我亂了思緒,直到家人對我說了一句”不是你,會是誰?”,聽到這句話時,就如同當下棒喝點醒了我。我開始回想起平時的自己,常常因 忙於工作而三餐在外,只要有人探班帶來的甜點,我幾乎一定會捧場;趕拍戲的進度時,四、五杯咖啡是絕對必要的,甚至有時為了提神,還猛吃辣椒和抽菸來振奮 精神,我日以繼夜地壓榨自己的身體,又不時地對自己施以精神壓力,身心靈早已就不堪負荷了,如此不良的生活行為,生病的人”不是我,那會是誰呢?”

坦然接受 找出與癌共存之道

因為拍攝《大醫院小醫師》一劇,讓我對醫療體系有了一些基本的認識,間接地幫助我選擇適合的醫療團隊為我做治療,同時,還有黃達夫院長、侯文詠醫師等許多的好友在我生病期間提供了不少的協助,讓我能有更多的準備來面對癌症的治療。

治療初期,我的頭髮因為化療的緣故開始不斷的掉髮,隨後即出現噁心、嘔吐的狀況,而味覺也產生了變化,無論吃什麼樣的食物都只有苦的味道,雖然承受著極不 舒服的感覺,但比起其他病友的狀況,我的不舒服狀況已算是小Case了。為了要讓自己更有體力接受後續的治療並盡早恢復健康,我開始接觸甩手功,在治療期 內的半年裏,我每天固定下午時間到公園健走、練甩手功、訓練呼吸調息,同時這段期間,我也開始改變飲食方式,不僅增加蔬果的食用量,也開始多喝水、多運 動,這番改變居然讓我有個意外的收穫,那就是~我的便秘問題也改善啦!

家人相挺 跨越癌症難題

“我可以這麼勇敢的面對癌症,都要感謝我的家人。”家人在得知我罹癌之時,非但沒有哭天搶地的情緒,反而是樂觀地鼓勵 我接受治療,化療期間,也總是在一旁陪我渡過難熬的時刻,還不時逗鬧著對我說:「你應該可再活個五年,也不成問題啦!」,因為這一場大病,讓我有更多的時 間與家人相聚,也更懂得珍惜這份平凡的大幸福。

罹癌後的我,體悟到生命自然的循環,生與死密不可分的關係,很多人面對死亡的問題總是迴避,也盡量避而不談,然而遇到時卻是手足無措,亂無頭緒。生病讓我對死亡這件事開始有了不同的想法,我鼓勵大家別忌諱談這件事,也希望未來能有機會在戲劇中來探討這方向的議題。

珍惜生命 輕鬆面對

現在的我,已回到我最愛的工作崗位上,也陸陸續續拍攝了《波麗士大人》、《酷馬》等作品,雖然拍戲時仍免不了熬夜,但 是對於吃的部份,我會主動要求蔬菜要多一些、或是直接吃素食便當,也會在拍戲的空檔,動動身體、做做甩手功,同時也告戒自己要盡量堅守四不原則「不菸、不 辣、不吃甜點、不喝咖啡」。而沒拍戲的時候,也會親自下廚煮燕麥粥及準備蔬果餐,並維持良好的作息及營養攝取,不再讓自己過度的使用身體。

我想和所有的癌友分享,「癌症」的發生其實是對於生活態度的一個提醒,罹癌並非是要你去對抗它、搏鬥它,而是要學習與癌共存,從中找尋與癌症的相處之道, 自然而然就會放鬆心情的去面對它、接受它、治療它,別以為罹癌後什麼事情都無法做,其實你可以做得更多。希望你能與我一起「珍惜生命,輕鬆面對」。




版權所有: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行政院衛生署醫字第86033641號 Email:5aday@canceraway.org.tw
台北總會:105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16號5樓之2 [地圖] 電話:02-8787-9907 傳真:02-8787-9222
高雄分會:807高雄市三民區九如二路150號9樓之一[地圖] 電話:07-311-9137 傳真:07-311-9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