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紅(乳癌)-罹癌不可怕,可怕的是未戰先敗的心魔。


 

我十八年前自江西嫁來臺灣,5年前和先生進行例行性的健康檢查後,當醫生告知我罹患乳癌時,像是當下對我宣判了死刑,我的腦子裡轟隆隆的,醫生接下來說些什麼我也聽不進去,腦中只浮現廿餘年前姊姊被診斷出患乳癌後,不到半年過世在我懷裡的影像,當時在萬念俱灰的情況下,真的不想活了。曾經兩度尋短,後來因為接到乳癌病友電話,分享得到乳癌十三年的經歷,我這才知道,乳癌沒那麼可怕。再想到,如果我可以再活個十三年,到時兒子都當兵了,就算死,也沒什麼遺憾了。

因為這份鼓勵,我開始積極接受治療及檢查,化療的痛苦,讓我再度陷入人生低潮,還記得那半年12次的化療,嘔吐、頭暈、無法正常吃睡、粘膜潰爛、身材也腫胖到90公斤,種種生理和心理的衝擊,再再考驗著我,回想這段艱苦的過程,如果不是受到病友們的鼓勵與關懷,我實在撐不住,看到他人雖同為病友,還熱心的伸援相助,更覺得自己沒有理由不走出來。所以我慢慢敞開封閉的自我,也開始關懷乳癌或其他罹癌病友。

我關懷的第一個病友阿美,重燃我在化療期間的希望。阿美原本熱衷公益,得知罹患乳癌後意志消沈,在我慢慢的關心、鼓勵她後,她逐漸走出陰霾,現在她重返志工服務行列,去幫助更多更多的人。阿美的站起來,讓我好開心也好有成就感!我第一次覺得小小的我,付出的小小的愛,可以變得這麼大和這麼深!這份鼓勵震憾了我,更促進我將這份受助的原動力,分享給更多更多需要的人!

罹癌前,我是一個平凡又普通的家庭主婦,凡事照顧家人為優先,每天日復一日的過著相似的生活。罹癌後,我開始學習照顧自己的健康,開始慢跑和騎自行車,看著因為我生病而亂了節奏的家庭,我才了解:顧好自己才是照顧家人的根本。我也開始寫書法,學習沈澱紛亂的心情,轉念過生活,快樂的過每一天,因為我想將這份正面的能量,再分享給其他人!大病過後,我彷彿重生,我的生活,不僅亮了起來,似乎還刷上了比原先更多彩繽紛的顏色。

「風雨過後見彩虹」,身為新住民,在人生低潮時幸運的得到臺灣人的幫助和鼓勵,得以走過這段歷程。近幾年來我投入醫院和民間的病友團體,關心照顧病友姐妹。今年5月接下中華民國婦幼關懷成長協會「臺灣娘家」創始會長的志工職務,服務新住民,我奔走移民署、臺中市政府等政府單位、相關民間團體及企業,協助協會推動為姐妹們辦理的戶外活動、慶生會、電腦及志工服務等課程,日子過得很充實!

我有個兒子,幾年前又多了個新成員弟弟來到我們家寄養,這個孩子初來時封閉、孤立、不願親近人,常用尿床、鬧彆扭等方式試圖吸引我們的注意,在校時更不時滋事、欺負同學,也常帶回不屬於他的東西。我觀察後慢慢引導孩子不霸佔他人之物,也教導他獨立、負責和分享。漸漸的,他變得謙和有禮,今年他還擔任班長,現在學校老師打來的電話不再是告狀,而是誇獎他開始懂得主動去幫忙別人了!

似乎從這個孩子開始,就結下了我服務孩子的緣份。婦幼關懷成長協會為低收入戶等弱勢家庭進行免費課業輔導及視訊教學,我也因為接下會長工作後,了解這項服務,也開始接觸這些孩子。聽他們喊我:「冬冬姐姐」,看著他們貧乏的生活,更覺於心不忍,孩子是無辜的,他們無從選擇自己的生長環境,於是,我也開始有了下一個夢想!

 我是個幸運的新住民,嫁來臺灣有個完整的家庭支持系統,相對的,我的孩子也能接受比較良好的教育。但是很多新臺灣之子相對弱勢,「給魚不如給竿」,扭轉他們未來的希望惟有教育,「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希望能為低收入戶的新臺灣之子募電腦,讓他們在家、在校,就可以接受協會免費的課業輔導及視訊教學,協助他們擺脫貧者恆貧的命運悲歌。

我兒子曾在我生病的時候說:「我將來要當個醫生!我要治療媽媽的病,還有幫助更多的人!」。因孩子曾許下幫助人的志向,為了引導他進入服務的領域,也深深感受成立2年的協會知名度不足,服務難以推行,眼見需要服務的對象日增,也希望可以號召更多力量共同扶持!今年7月,我偕同正在放暑假的兒子,鐵馬環臺推廣協會服務,11月,我號召冋好將再度踏上鐵馬環臺的行程,希望服務的理念愈加發揚光大,協助到更多人,也號召各界響應愛心,支持公益!

罹癌不可怕,可怕的是未戰先敗的心魔。

我,李永紅,人生正要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