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昱霆(睪丸癌)-生病的日子教我發現生命的美好


 

三年前那晚的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

還記得是高中下學期期中考前夕,當時我已覺得右側睪丸腫大,並感到不對勁,但對於成績汲汲營營的態度,讓我寧願把身體健康擱置一旁,先面對眼前的考試。考試前一天晚上,我唸書實在煩悶,或許是想逃避考試,我向父親表示希望到醫院做檢查,父親當晚帶我到附近的小醫院,超音波檢查後,醫師認為腫塊不單純,指示我去抽血。隔天,檢驗結果出爐,確定是惡性腫瘤,其實這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之中,所以當下我並沒有什麼反應。不過接下來的夜晚,我常會失眠,獨自在深夜哭泣。在家中,我是獨立且有責任感的乖兒子;在學校,我總是表現得樂觀積極,而且是品學兼優的乖學生,為什麼我表現這麼傑出卻得了癌症?我才剛要開始揮霍青春,現在卻告訴我,我可能沒有機會長大成人,之前認真過的16年,可能沒有未來,一想到這裡,我很憤怒也很傷痛,不過擦乾淚水後,我很倔強,我告訴自己要勇敢。

很快的,醫生安排了開刀,切除右側睪丸後做斷層掃描,發現後腹腔有擴散出的5公分腫瘤,需要接受化學治療。這時我感到恐懼,我害怕漫無止盡的痛苦治療,我害怕學業表現不能如往常傑出,但我把恐懼藏起來,不管是接受PORT-A植入術,還是承受化療的副作用,我都要用樂觀的心情面對,因為我知道快樂乃是良藥。我不害怕身體的不適,我只害怕身體被禁錮在病床上,思想如輸液管中的藥劑,只能單方向的流注,所以我開始閱讀,原本只碰參考書的我開始閱讀人文類的書籍,開始關注社會,常常會花很長的時間思考一件社會議題,我也漸漸的能夠同理社會中許多不幸的人事物,每天的閱讀都是衝擊,流下的眼淚比那些為自己流的還多,原本備受呵護的我,深刻體會到社會上還有許多不幸的事情,需要改變。此外,我學會了謙虛,了解到能夠獲得社會上較多的資源,並不是因為祖上積德或是自身努力的道義應得,而是社會期望有能力的人運用資源幫助更多需要協助的人,我得的越多,付出的便應越多。治療的日子,我感受到無比的愛,儘管父母工作忙碌,只要是我住院的日子他們一定排除萬難,在身邊陪伴陪伴我,因為點滴的緣故,我排尿十分頻繁,為了省去我來回廁所的辛苦,母親願意每次排尿時替我洗尿壺,父親為了讓我身體舒服一點,自學指壓按摩; 為了不讓我來回奔波醫院,學習幫我注射白血球生長素,從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從最簡單到最困難的事,只要能讓我好過一點,父母都為我做到最好,父母親就像是我的靠山,我因他們而更加堅強。 經過兩次的化療,癌症指數回復正常,我回到學校,住院期間的閱讀,讓我重新思考人生目標,決定進入社會組(文組),儘管我的專長在數理方面,但相較於科學實驗,我更喜歡研究人文。此外,我積極參加校內外活動和競賽,例如:晚會主持、拍攝反霸凌影片、管樂團、代表學校參加地理奧林匹亞競賽、全國英文單字比賽等等。經過疾病的洗鍊,我學會平衡學業和身心健康,我絕不強求自己,讓自己保持在愉快的心情下,放鬆的學習,最後終在學測中取得很好的成績,錄取台灣大學三個熱門系所,最後選擇法律學系。

好景不常,今年6月,肚子不適,而且可以摸到硬塊,回醫院接受檢查,發現原本的腫瘤並沒有完全消失,而且已經長到10公分,這次的情形比初次發病痛苦,腫瘤已經壓迫到神經,我甚至不能仰躺。第二次的治療,一做完首次化療,我就把頭髮剃個精光,後來發現,這一次身體有了進步,化療竟然沒造成掉髮,雖然冤枉了頭髮,但知道身體反應良好,我可是個快樂的大光頭,此外,我減少了營養品的攝取量,還有飲食上許多的禁忌,讓自己保持愉快的心情,結果副作用大幅減少,甚至四次化療結束後胖了7公斤,我這才知道,癌友不需要昂貴的營養品和過多的限制,也不須要同情和過多的言語,親友愛的陪伴和愉快的心情就是最好的藥。治療的過程固然辛苦,但我完全不害怕,也不難過,因為生病的日子教我發現生命的美好,我深深體會「活著的每一天都是恩賜」,不管我將會面臨多大的艱苦,都相信活著就是美好的,而且不論生命的長短,生命本身都是充實而有意義的,腫瘤不是死神,而是生命導師,它教導我看見生命中美好的事物,它教導我感恩家人對我的愛,我想說,得了癌症反而讓我的生命更加精采,雖然一路上辛苦,但現在回首,我心中是感恩的。目前,經過4次的化療,病情獲得控制,我也踏入台灣大學法律系學習,我發現,我比同學多了許多生命的感受,當許多人仍對未來感到迷茫,或者限於體制中迷失自我時,我已經設定好目標,並解對未來感到無比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