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清祥(攝護腺癌)-苦難是上帝化了妝的祝福


 

教會弟兄姐妹常說「苦難是上帝化了妝的祝福」,我相信這句話,我要感謝上帝興起環境,使我在癌症之中,生命有了重大的改變。

我害怕,拖了一年才開刀

我開刀的時候是四十六歲,從診斷知道攝護腺癌到接受開刀之間拖一年。一知道自己得了攝護腺癌,大家都說你如果開刀下去,人生就變黑白的,尿失禁也會伴著你,所以當時我實在不敢去面對這個問題。

說起來是很可笑的。剛生病時,因為我非常害怕,除了怕死之外,還怕失去性功能、尿失禁這些麻煩事,不敢去面對自己得了癌症,就寄望:「我應該不是癌症吧?只是攝護腺肥大吧?是不是只有發炎?」

老實講,我看了大概有十個醫生,看遍台北市各大教學醫院泌尿專科,還跑到台中的教學醫院去。為什麼?因為我希望他們跟我講說:「啊!你不是癌症啦!」結果,真的,我看了十個醫生裡面,九個都跟我說:「你這麼年輕,哪有可能?應該是發炎吧!肥大啦!別緊張,再追蹤就好了。然後呢,也沒有給我吃藥。他們的講法就是,攝護腺癌應該是五十歲以上才有可能吧!你四十幾歲而已哪有可能。

寧願聽九位跟我說好話的「誤診醫生」

可是,我看到我的指數慢慢的從4.02上升,後來到開刀的時候已經是6.5了。這一年當中指數告訴我,我應該是攝護腺癌了,可是我就偏偏不去聽那個十個裡面唯一斷定這應該就是攝護腺癌,要馬上切片檢查,只因為我怕嘛,怕什麼?怕開了刀之後人生就完了,所以我就聽那九位跟我說好話等於是誤診的醫生。

我一方面安慰自己應該不是吧?二方面我又覺得可能性很大!因為我太太很愛我,知道我很害怕,她幫我收集了很多資料。我們開始「自立救濟」,第一個,相當普遍的,我們來生機飲食,最簡單的,先斷食一個禮拜,什麼都不准吃,只能吃藥粉、綠藻粉什麼的。接下去吃些沒有油、沒有腥味的食物,吃草就是了。接著,我還接受什麼能量醫療,德國的什麼穴道療法、看身體有什麼狀況,給你吃花精,藥水這些。

拔罐放血什麼都來

最荒繆的,是有人介紹我去拔罐又放血,還說能治百病連癌症都沒問題。那人跟我說,絕對不要去開刀,開了你就「去了」,性功能不行、尿失禁,「你相信我就好了」。他在我脊椎骨,尤其靠近這個攝護腺正後面屁股那邊,他說「先把你吸起來一粒,圓圓的一粒,然後每一個圓圈大概這個杯口大的圓圈裡面,大概給你刺20針。」很痛的,總共一遍八個地方,用真空吸出來,吸污血出來,吸出來後說:「你看寫這樣黑黑的,又有泡沫,這就是裡面的壞東西,我幫你吸出來。」

這真是痛苦、荒謬的事情,我是一個知識份子,卻去相信這個,就是因為我不敢去面對手術可能帶來性功能的喪失、尿失禁種種隱憂,在這種憂慮的情況之下,隨者指數的起伏,我的心情也跟著起伏,這樣拖了一年,直到我的指數攀到6.5了,我想不能再欺騙自己了,我就跟我的醫師講,不用在觀察了,你幫我切片,結果切片就證實這是攝護腺癌。

以前我總認為自己最行

我以前在工作上是很投入的,我從事外貿生意經常趕搭第一班的飛機到大陸出差,下飛機以後,就開始跑工廠,跑到晚上回來,又跟公司的人開會檢討。開完會已經很疲勞,還要去交際應酬。

即使我人在台灣也經常出差,很少有時間與家人相處。記得我太太懷第一胎的時候,我只陪她去做過兩次產檢,甚至第二胎生出來的時候我剛好在大陸,那是我以前的生活。

以前我總認為自己最行,凡事只要靠毅力、智慧,都可以解決問題。不過,在遇到癌症之後,我覺得自己完全沒辦法,我需要有個支撐的力量,我信了基督教。

基督教使我的人生大大改變

宗教使我的人生真的有大大的改變了。
我開始將工作儘量授權給我的合夥人─就是我的姪兒;對員工我也儘量授權;以前我認為自己最厲害,全部都要我「親征」,大家都要被我罵,因為沒有一個人能達到我的標準讓我滿意。

後來我就改變了,盡量授權給他們做,我也比較少罵人了,現在就儘量善待所有的人。

此外,跟家裡的人相處的時間變多了,我認為家庭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把多數的時間與家人及太太分享;因為電腦網路的幫忙,我現在在家裡上班,反而我太太比我還忙,我是「倚門望妻歸」,我太太也很感動。

我以前夜夜都不在,現在變成我問太太妳什麼時候回來?有時候我們會到處走走;晚上就陪小孩子。
苦難是上帝化了妝的祝福

我現在已經不涉足聲色場所了,這個是生命有很大的改變。現在我行有餘力,就去關心別人,我們成立長青聯誼會,現在又把它擴大為攝護腺癌防治協會,用行動來為主做見證,整個價值觀和生活的方式都變了,教會弟兄姐妹常說『苦難是上帝化了妝的祝福』,我相信這句話,我要感謝癌症帶給我生命的改變。

台灣攝護腺癌防治協會的基本功能是給會員術前的輔導和術後的安慰。以我個人經驗,剛知道生病時是非常無助、驚慌的,要打聽哪一位醫生值得信任是很困難的事,接受治療後有問題想請教醫生也不容易。三個月回診一次,問題累積了多少,也無從問起。當我們驚惶的時候,求問無門,協會成立最大的功能就發揮作用了。
把「福氣」擴散到全台灣的攝護腺癌病人

台灣攝護腺癌防治協會前身是長青聯誼會,在過去長青聯誼會成立了二年以來,我發現帶給我們會員非常明顯的幫助,讓他們的心安定下來,不只是病人本身,通常太太會比病人更擔憂,協會給他們幫助是非常顯著的,所以我們經常說,或許我們應該要把這樣的「福氣」擴散到全台灣的攝護腺癌病人。

我們常常會接到一些新的病人打電話來詢問,他們都是非常惶恐,也許他們盡量克制,故做鎮定,可是我們可以聽得出來,他本人很惶恐,可想而知他的配偶更惶恐。我們接到許多太太打電話進來問,他們先生其實都已經怕到自我封閉起來了。我通常都會開導他們說說,其實現在發現,又可以開刀,這是你最大的幸運。如果你今天沒發現,或者是末期不能開刀,那你就都沒希望了。

所以第一,我們要跟他鼓勵說,你是很幸運的;第二,我會跟他說,你更幸運就是,找到一個好的醫生,早期開刀,尤其是第二期之內,你等於是沒事了,就算你是比較晚期的,我們的協會裡面有很多的會員,他們當時開刀的時候是三期了,情況都是很不好,淋巴都已經感染了,可是我們的會員裡面已經有存活八年也都活得好好的,甚至PSA都是0,也就是說等於是已經恢復正常了。經我們這樣鼓勵,通常他們心情都變得非常篤定,我們必須再經過一次、兩次、三次給他鼓勵、肯定,他才會真的平靜下來,這就是我們協會的功能。

要警醒不要變成晚期的攝護腺癌

我們會友交換意見,一般比較常聽到的是被誤診。所謂被誤診,因為攝護腺癌沒有明顯的症狀,它唯一有症狀的是有時候尿尿不順、中斷、分岔然後頻尿,這些症狀剛好與攝護腺肥大或發炎都一樣;像我的例子,多數的醫生跟我說:「你可能發炎,因為您攝護腺肥大」我們會員裡面,也有醫生真的把他們當做肥大刮除。照理說,一個負責任的醫院應該刮除後要馬上做病理檢驗切片,看看刮除出來的東西裡面有沒有癌細胞,可是我們有些會員很不幸的,在刮除以後就沒有後續的消息,結果發現時癌症已經是很晚期了,如果當時他們刮除的時候,醫生能順便做病理切片檢驗是否為攝護腺癌,那這樣子就不至於變成晚期的攝護腺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