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祺翔(淋巴癌)-用幽默彩繪旅程


 

為什麼會是我…

腫瘤科的醫生檢查了我的腫瘤,問了我發生情形,也問了我的家族病史,他告訴我需要馬上住院做檢查,我聽了嚇一大跳,這怎麼可能會是我,前面看到這麼多病友,和我看起來多麼不同啊,我不接受這個事實,一直想辦法,想藉口要逃避…當確定得到癌症了以後,我遇上了很大的障礙,不開心的情緒一直持續著,有時,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全部人都回去了,只有儀器的聲音,和護士小姐的走動,我一個人,想著生命可能隨時消逝,夢想全都因此沒辦法實現,我最想照顧的家人,我沒辦法和他們相處了…眼淚不禁就滑落下來,這樣的事實,對我當時而言是一個無法相信也無法接受的事實…第一天的晚土,我看著藥一點一點地流入我的身體…那一刻,我才真正接受了自己罹癌的這件事實…

無止盡的煎熬

那天晚上,非常的難熬,藥一打入身體裡面,一股全身燥熱的感覺就從頭蔓延到全身,後來就開始不舒服了,噁心想吐,街到廁所裡,我一直吐一直吐,就像止不住一樣,護士小姐也發現我的體質比較特別,不像一般人,打個止吐針再加個安眠藥就沒事了,我是那種無法保住的吐,好不容易第一天終於結束了,隔沒幾夭,開始掉頭髮了,從漸漸地掉,變成一把一把地掉,就算只是撥個頭髮,就可以拉下一把,那個畫面是一般人沒辦法想像的,我開始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枕頭上的頭髮拍下來,漸漸開始,我的皮膚開始變的一塊黑,一塊青的,因為也受了藥物的影響,也因為藥物的關係,開始變的浮腫,吃東西更是一個恐怖的關卡…

曾經有過嘴巴破了個洞嗎?那種成覺連吃飯都變的辛苦吧?如果是一次破了 三個呢?一定更不好受,是嗎?但…如果是一次破了二十幾個,洞遍佈了你的嘴巴和食道呢?當時我就是那種感覺,連吃飯都是一種懲罰,以前一口可以吞下去的東西,現在根本吞不下了,漸漸地,我的身體變的愈來愈不好,我的身體開始變的很敏感,每次要做化療,吐的一次比一次還要更厲害,甚至到後來,光是護士小姐要推化療的藥車進來,我就開始反胃了。

身體日復一日接受這樣的折磨,化療對我來說,不但沒有習慣,反而一次比一次痛苦,結果更走入一個負面的循環。

那些日子,我最害怕的時間就是夜深人靜的晚上,我一個人躺在病床,聽著護士小姐在外面的忙碌,聽著儀器滴答的聲音,對我來說,卻好像是倒數計時,我很害怕,如果我就這樣睡著了,明天不知道還能不能起來?

化療之後,通常要做白血球的檢章,幾次化療下來,我開始變的過不了關了,我的數值低於正常人的數倍,這樣一來,變的化療沒辦法做了,真的是可笑啊,我這個病人居然連生病接受治療的權利都沒有?好不容易等到白血球恢復了一點,才了一次化療,又變成低到不能再低,也因為白血球過低,身體又出現了許多問題,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我就像是一條小船,被放逐在風雨飄搖之中。

交接

有一天,醫生來了,他想來關心前晚治療的情形,我那時根本還沒睡,但我不想起來應付別人,所以就倒頭裝睡了,不過老爸倒是馬上跳起來,向醫生說明前晚的治療情形,也感謝醫生,但是,他話說了一半,卻突然好像想起什麼似的,告訴醫生:「醫師,我有一些話想和你討論,我們是不是到外面說一下話?」於是,醫生和他就到外面去了,我在裡面覺得好奇「這兩個男人背著我,到底想要說什麼?」所以我就也在門內聽他們兩個說什麼,老爸這時說:「醫師,感謝您到現在的照顧,我有一個問題想說能不能請教你?」醫師讓他說,老爸說「醫師,您說我兒子是淋巴癌,你說淋巴癌就像血癌一樣,是嗎?」醫生說:「這是為了讓您了解,淋巴癌就像血癌一樣,癌細胞會跑過全身啊」老爸繼續說了「醫師,那我可不可以請你為我兒子做一個手術?」醫生懷疑地說「怎麼了嗎?」老爸說「醫師,我可不可以請你把我兒子的血全部抽出來?」

醫生也覺得奇怪,問他「趙伯伯,為什麼你要這麼說呢?」老爸接著說了:「醫師,我也想請你把我的血全都抽出來,我想把我的血,和我兒子的血交換,你不是說我兒子是血癌嗎?那如果把我健康的血換給他,他的病不就好了,那就讓我來接受之後的治療吧,我的兒子才23歲,他還年輕,有很多事想做,我看他因為這個病好像變了一個人,本來很開朗的,現在每天把自己關了起來,我已經60了,我想做的事都已經做了,子女也這麼大了,該看的,都已經看過了,現在我只想讓我兒子趕快好起來,去做他想做的事,醫師,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和他交換,換我來做接下來的治療」…

老爸情緒已經緊繃到了極點,老爸真的是打從心裡害怕他會失去我,在我面前 他什麼也沒說,但是我的每件事,他都看在眼裡,他甚至願意用他的生命來和我交換!

找樂子

在那之後,我開始我規律的生活,也找到了我的熱情,畫圖和文字創作,我也開始從飲食和運動兩方面下手,那時候我為了要振作起來,本來老爸煮什麼給我吃,我都愛吃不吃的,但是從他說要和我換血那一天後,我改變了,我變成什麼東西,我都吃,只要老爸做的,不管是什麼,我都大口大口的塞進嘴巴,不管身體的不舒服,不管吞嚥有多難受,反正就是閉上眼睛,來者不拒,後來我的體重竟然不降反增,一路從75公斤變胖到85公斤,連醫生也覺得是奇觀,居然有人做化療是變胖的,但是他也提出建議,這樣反而不是什麼好事,身體體質已經因為化療在改變了,過度的飲食也對身體不好,他安排我去看營養師,調整了飲食的質和量,我才知道,原來老爸幫我補過頭了,有的太多,有的太少,我幫老爸去改變他煮東西的方式和配比,後來我也把這些心得放在部落格,開了一個專欄「趙大鼻的健康傻瓜日記」之後的我也用這樣的概念照顧自己的飲食,不管是精神、營養的充足都得到很好的照顧,這個專欄最重要精神,我覺得就是一句話—愈吃愈回去,吃天然的東西,吃有能量的東西,在正確的時間吃東西,沒有什麼特別的偏方,就像國小課本教的一樣,用很傻瓜的方式照顧自己的健康,這樣才做的到,不然常聽到一些大師他們教的方式,可能很好, 但是因為我這種人,可能有些惰性,所以要做到很難,最後變的往往沒辦法堅持下去。

那時候我也開始想辦法去做一些運動,雖然身上有一些治療的管子,真的不太方便,但是鼻媽為了我,很用心地去學瑜珈、去學氣功再到醫院,很用心的教給兒子,所以每到週末,我的病房就會有一個奇怪的畫面,有一個開朗的大嬸,開心的在前面跳著舞,後面有一個穿著醫院衣服的病人,很害羞地扭動著身驅,有的時候,旁邊還站著兩個妙齡少女,也就是我妹,故且就叫他們阿珠和阿花吧!

這個畫面十分驚人,你在其它醫院是不可能找到的,我想在三軍總醫院也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就好像寶萊屋電影一樣,一個大媽講話到一半,突然站起來翩翩起舞,後面接二連三地,催促著其它人也站起來一起舞動,所有人都被帶領的人感動,也開心地挑起舞來,如果我們是在單人房就算了,但…我從來沒住過單人房啊!從來都是讓其它病床的病友們目賭這觸目驚心的一幕,我想要是我是別床的病人,可能以為這些人是中邪還是怎麼樣吧!怎麼講著講著,突然就跳起來了!

但是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那個畫面更奇怪,一個大男人,簾子全都拉起來,裡面有個氣喘吁吁的聲音,有的時候,我聽到有人要進來的聲音,我已經有所準備,慢慢走近護士小姐,因為好奇,猛地拉開簾子一看!看看那個聲音是怎麼來的,但是一拉開門簾,卻看到…竟然病人還躺在病床上,那剛才的聲音到底是什麼?這時候我就會看到護士小姐臉青一陣紫一陣的(可能他們聽多了醫院怪談,以為碰到了不該碰的事情)但是如果護士小姐動作快一點,如果我被抓包了,他們看到的畫面,會更揮之不去,簡直可以說是生命的陰影,動作較快的護士小姐,一拉開病床的門簾,有時候,他們會突然看見一個180的男生,香汗淋漓地在他們面前舞動,如果碰上了我在做瑜珈,他們會看見一個男生肢體呈「几」字型,在床上面紅耳赤地和護士小姐四目相對,我想…這個畫面應該有比大法師還驚悚吧!

活在當下

而我這樣的態度也帶給我們全家人,我們全家都知道了珍惜的意義,每次的相處時光,我們更用心和對方說話,而不再只是人到,心沒到,我們一起做一樣的事情,這都是以前不曾有過的,我們一起散步,一起聊天,一起聽爸媽說以前的故事,一起研究如果吃的更健康,就這樣,我們一起找到了「快樂」。

原來快樂就在你身邊,俯拾即是,只是看你願不願意停下來而已,只是看你願不願意放下自己,放下過去,放下成見,活在當下。

而我,也因為調整了我自己的作息、運動、飲食,找到自己的熱情,我開始慢慢變的不一樣了…

付出的力量

醫院的八個月日子裡,我看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每個週末,會看到許多形形色色的人,來到醫院,他們是一群非常快樂的人,他們…是一群志工!

剛開始,我對這些志工是抱持著有些懷疑的態度,因為怎麼可能會有人吃飽了 閉著,放著好好的假日不休息,來到醫院來為病人服務?我看著他們為病人洗頭,我看著他們為病人按摩,甚至有一次我還看到有群人來為病人洗腳;一開始有點懷疑的我,慢慢地…我被他們成動了,他們把我當成自己的兒子,他們把我當成自己的家人,不求回報地照顧著我,而且他們對於能服務我。他們抱著感謝的態度,成謝我給他們機會讓他們能夠付出。

我終於明白,這份心不是假的,這一定要是有著對社會極大的愛的人,才能做到這種地步,他們的行為是我的榜樣!

我決定,「如果我可以走出這家醫院,我一定要想辦法回饋這個社會」後來的我,真的如願出院了。

我也沒有忘記這個我對自己許下的承諾。

我到憨兒家園為他們募發票,我定期會到憨兒家園打掃,陪他們畫畫,後來因為我的個性比較喜歡多一些精彩,我還提議要教他們跳舞;甚至是今年我帶著幾位無家可歸的憨兒,一起圓了他們想到墾丁去看大海的美夢。

後來的我發現,原來大鼻媽媽常常跟我說,「能夠付出就是一種快樂」是怎麼一回事,在付出的時候,我們根本不會去計較付出時,自己的捨,反而是在那個當下,我們成受到更多的得,對方的成謝,過程的學習,人和人之間真心的接觸,這些都是我們在生活中,比較少去體會的,這些小小的收獲都是這些年我,我的一些心情和感動,也希望看到我的故事的你可以找一間和自己有緣份的公益團體嘗試著以長期的方式,對他們付出,我感覺這會像拆禮物一樣,你每打開一層,就會感受到多一分生命的觸動,就像我家可愛的鼻媽說的¬—越付出,越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