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陪伴災逢癌症的病友,從病友、家人、朋友的角色


 

中崙諮商中心 實習諮商心理師/張維宏

罹癌往往不單單是一個人的事情,其實與癌友親近的家人、朋友都將與癌友一同走過這個重大的生命歷程,不同的角色差別在於各自身處於不同的角度與位置。這裡想分享一些我認為不論是癌友以及親近的家人朋友都可以共同學習與探索的方向。

 

檢視自己面對死亡的態度與焦慮

除了癌友以外,掛心癌友的親密家人與朋友在這樣的重大事件上可能也隱含了自己面對死亡的焦慮。瑞士精神科醫師ElisabethKübler-Ross醫師曾經這麼說:「人類是唯一知道自己及所愛的人終究難逃死亡的動物,死亡的陰影與伴隨而生的焦慮是我們很早就有的體驗」當類似罹患癌症這一類重大生命事件發生在自己或是在我們生活的周遭時,一種來自內在的預期性悲傷可能因此隨之開展,而我們可能會以一種否定的心理狀態來保護自己,這可以說是一種人類自我保護的天性。所以,不僅是癌友本身,當你身為癌友的親密家人與朋友的角色時,也應該覺察自己的內在焦慮做好心理建設。

 

聆聽來自彼此內心的感受

向外傾訴以及向內尋求解釋都是朝向自我接納的必經過程。往往我們會希望癌友說一說心裡的各種念頭與想法,期望家人與朋友當一個好的傾聽者。我們之前提過,癌友可能經歷的內在歷程不僅僅是發生在癌友身上,親近癌友的家人以及朋友也可能跟著經驗相似的歷程。那麼家人與朋友除了可以試著聆聽來自於癌友的傾訴之外,也應該嘗試將自己所感受到的心情傳遞給癌友,讓彼此聽見對方的感受。

很多時候我會發現當癌友說在出自己在面對治療以及未知的不安時,親友會不知道如何回應癌友並且迴避自己的感受,我經常性的聽到親友會對著癌友說:沒事的、你不要想太多、你要放下…諸如此類的說法,其實這就落入了前面所說的否定狀態,不僅可能中斷了正準備傾吐的情緒,也無助於情緒的抒發。

癌友真實不假的情形其實是:我出了事、我想了很多很多、我有好多放不下的事情跟心情……

如果我們試著把感受到的各種心情向對方吐露,例如:當癌友說出我很擔心治療的效果。相較於說出沒事的,你不要擔心這一類的回應,試試說出你真實的感受,像是:我很難想像這個治療,我猜這個過程一定很不好受。我舉例這兩種互動方式的差別在於,後者與癌友站在同一個位置交換流動的心情;我想強調的是真實的面對彼此的感受。

 

癌症並非絕症,但它提供了一個機會讓你思考生命的結束

癌症在經由治療之後,病友的病灶有可能因此痊癒、有效控制,也可能會出現無法治療的遺憾,但即便治癒或病況獲得控制的病友也無法不面對疾病復發或是移轉的可能。所以,不論治療的最終走向是甚麼;生命可能結束的問題都擺在癌友的面前。

當你能靜下來開始思考這樣的問題,在自問自答當中會產生療癒的力量。在療癒之前許多過去自己暫時放在一旁或否定的感覺將逐一浮現,浮現的思索可能像是…生命可能走到盡頭時我的恐懼、擔心、遺憾會是甚麼?我該如何做、做些甚麼,才能夠消除這些感受?

在經過整理之後,你會發現自己變得更加睿智與堅強。

 

尋求專業的協助

沒有一個人打從出生開始的成長階段、家庭環境以及遭遇的生命事件會與世界上的另一個生命完全相同,前述的文字或言語並無法直接取代專業的協助,當生命遭逢重大震動的時刻,期待癌友以及周圍緊密的人際脈絡成員都能以傾聽、同理、接納與愛去陪伴著彼此度過這段在真實不過的生命歷程,當我們意識到在過程中遭遇到困難或是自己可能有著一時無法察覺的面向,也請記得尋求專業醫療及心理健康工作者的協助。

 

【延伸閱讀】治療對於癌友的影響 照顧者如何與之相處
https://elearning.canceraway.org.tw/page.asp?IDno=1678

【延伸閱讀】體會照顧者說不出的壓力
https://elearning.canceraway.org.tw/page.asp?IDno=2800

【延伸閱讀】重視病患照顧者的自我照顧
https://elearning.canceraway.org.tw/page.asp?IDno=2876